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庆忠县律师

用法律撑起一片蓝天,用爱心温暖生命的绚烂。法律咨询电话13224922468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忠县律师吴远国将秉承维护法律尊严,追求法律公平与公正,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愿在民事诉讼、商事诉讼、行政诉讼、刑事诉讼方面为大家提供热忱的法律服务。现重庆泰源律师事务所从事专职律师,法律服务热线:电话13224922468 。QQ420695912。

网易考拉推荐

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内应当如何进行分摊  

2014-09-14 16:40:06|  分类: 司法实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

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内应当如何进行分摊

   摘要: 2012年11月27,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道交解释)中规定,被侵权人或其近亲属请求在交强险内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此条规定将业界争论不休的物质损害与精神损害赔偿次序问题予以明确解决,由当事人选择的创新途径也体现了最大限度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基本法理价值。然而在实践中,同一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和物质损失,而其在交强险分项赔偿限额下的总请求之和超过了赔偿限额的,应当如何分摊精神损害抚慰金?是优先全额赔付还是计算入总损失进行按比例折算?本文对此问题拟作出具体解答。

    案情:

    2012813,刘某驾驶摩托车搭乘王某,在行驶过程中与吕某驾驶的货车相撞,造成刘某经抢救无效死亡、王某受伤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队认定:刘某与吕某承担此次交通事故同等责任,搭乘人王某无责任。王某受伤后,经多次与货车车主某汽车公司协商赔偿事宜无果,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等各种损失共计130779.89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与此同时,死者刘某的近亲属也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等各种损失共计283257.5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

    法院审理查明:吕某驾驶的货车在某保险公司处投保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发生本次交通事故时,该车处于交强险保险期间内;法院核定搭乘人王某的合理损失为医疗费53 677.71元,误工费5830.5元,护理费611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264元,残疾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42150.1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交通费500元,鉴定费4150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合计125682.34元;同时核定因驾驶员刘某死亡所产生的合理损失为死亡赔偿金404 994元,丧葬费20021元,交通费1500元,误工费10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合计437565元。王某与死者刘某的近亲属均选择其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赔付。

   争议与裁判:

    由于王某与刘某系同一交通事故的被侵权人且均向法院起诉要求赔偿(刘某死亡,其近亲属起诉索赔),根据道交解释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而其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王某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损失为:误工费5830.5元,护理费6110元,残疾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42150.1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交通费500元,合计56590.63元;因刘某死亡所造成的损失中,属于应当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进行赔偿的损失为:死亡赔偿金404994元,丧葬费20021元,交通费1500元,误工费10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 000元,合计437565元。在交强险本分项下,王某与刘某死亡所产生的损失之和已经超过了交强险分项赔偿限额110000元,因此应当按照其各自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在该分项下的赔偿数额。

    庭审中就王某受伤与刘某死亡所产生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如何在交强险限额内分摊,形成了二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依照法院判决或者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属于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费用之一,当事人虽然选择其在交强险范围内优先赔付,但应理解为将精神损害抚慰金纳入交强险范畴和其他物质损失一起处理,其应当计入该项下总费用按比例折算。按照此种意见计算出来的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赔偿数额为:王某:56590.63元(死亡伤残项下核定总损失,含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56590.63+437565元)×110000元(分项限额)=12597.18元;刘某的近亲属:437565元(死亡伤残项下核定总损失,含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56590.63+437565元)×110000元(分项限额)=97402.82元,王某与刘某的近亲属在死亡伤残限额下总计获赔12597.18+97402.82=110000元。

    第二种意见认为,当物质损害与精神损害并存且交强险分项限额不足以全部予以赔付时,当事人有权选择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限额内予以优先赔付。优先赔付的含义是指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当首先得到全额赔付,余下不足的物质损害部分由商业险或者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在同一交通事故存在多个被侵权人的情况下,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应当计入分项限额下按比例进行折算赔偿,而应当将各当事人的损失扣除精神损害抚慰金后,根据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进行折算赔偿,再单独加上各自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即为各被侵权人的最终获赔金额。简言之,物质损害按比例分摊,精神损害抚慰金单列加入。按照此种意见计算出来的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赔偿数额为:王某:(56590.63元死亡伤残项下核定总损失-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6590.63-2000元)+437565-10000元),即死亡伤残项下核定总损失扣除精神损害抚慰金】×(110000-10000-2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扣除两个被侵权人精神损害抚慰金之和)+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3095.76元;刘某的近亲属:(437565元死亡伤残项下核定总损失-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6590.63-2000元)+437565-10000元),即死亡伤残项下核定总损失扣除精神损害抚慰金】×(110000-10000-2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扣除两个被侵权人精神损害抚慰金之和)+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96904.24元。王某与刘某的近亲属在死亡伤残限额下总计获赔13095.76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96904.24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110000元。

    两种不同意见计算出王某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获赔金额差距为13095.76-12597.18=498.58元;刘某的近亲属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获赔金额差距为96904.24-97402.82=-498.58元。法院最终采纳了第二种意见。

   评析

    笔者同意上述第二种意见,即在分摊各被侵权人所获得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的损失赔偿时,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应计入物质损害进行按比例折算,而应当在交强险限额中扣除后予以单独叠加。

    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利害关系人因侵权行为导致其人身权益被侵害,使其遭受心灵和精神上的无形痛苦所要求主张的一种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同于一般的物质损失,其功能在于消除和减轻当事人所遭受的精神伤害,弥补和抚慰受害人的怨愤情绪,并惩罚和制裁侵权人的不法行为。[1]正是由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具有独特的性质和功能,其在赔偿的处理上应当有别于一般物质损害。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以下简称交强险条款)第八条的规定,被保险人依照法院判决或者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属于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应当获赔的损失之一。然而由于其并未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当优先获得赔偿,故在长期以来的司法实践中,业界对物质损害与精神损害赔偿的次序存在争议。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一他字第25号复函以及20121127日出台的道交解释均明确了当事人对物质损害和精神损害在交强险范围内获得赔偿的次序选择权,但在司法实践中如何正确理解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中优先获得赔付的问题,通常成为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类案件适用法律的难点和争议的焦点。

    一、关于选择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获赔理解上的分歧

    在死亡伤残赔偿项下受害人的各项损失之和(包含精神损害抚慰金)超过了规定的该项限额的,当事人有权选择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赔付。然而当前对于“优先赔付”的理解却存在以下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优先赔付”应由法院进行自由裁量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中获赔的比例及金额。既然交强险条款中规定被保险人依照法院判决或者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属于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应当获赔的损失之一,那么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内如何获赔、获赔的金额、获赔的比例均应由法院结合具体案件的实际情况进行自由裁量。此种意见对“优先赔付”的理解过于随意,容易导致相同情形下由于法官的自由裁量尺度不一而产生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不同裁决,难以使人信服;第二种意见认为,“优先赔付”应将精神损害抚慰金与物质损失一起计入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总损失按比例分摊。其理由是,精神损害抚慰金与诸如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等物质损失一样是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的赔偿组成部分之一,在保险合同没有约定赔偿先后次序情形下,其处于同一平等地位。由于商业三者责任险条款一般约定对精神损害抚慰金不予赔偿,则“优先赔付”可以理解为将精神损害抚慰金优先纳入交强险赔偿限额内与其他物质损失按比例分摊[2]。例如假设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该限额项下其他物质损失为14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为20000元,则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获赔20000元÷(140000+20000元)×110000=13750元。此种意见没有正确理解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独特性质,而简单将其纳入一般物质损失中一起进行按比例折算处理,不利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功能实现;第三种意见认为,“优先赔付”应保障精神损害抚慰金得到优先全额赔付,其赔付后余下的限额再对物质损失进行赔付。按照此种意见,在上例中,110000元的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应当首先对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进行优先全额赔付,剩下90000元的限额即对该限额项下其他物质损失进行赔付,不足部分由商业第三者责任险或侵权人进行赔付。笔者认为,此种意见能够最大限度发挥精神损害抚慰金经济补偿和安抚的功能,在商业三者责任险不予赔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情况下,能够最大限度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以实现,并同时降低车辆投保人的行车风险。因此当事人选择精神损害抚慰金优先赔付,应当理解为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对精神损害抚慰金进行优先全额赔付,这种赔付责任不打折扣、不按比例分摊,是十足的“优先”。

    当同一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均向法院起诉索赔,并均要求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受偿,且被侵权人在交强险分项限额下损失之和超出了分项赔偿限额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当如何在交强险内分摊?笔者认为,按照前述第三种意见,此种情形下,应当将法院核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内扣除,即优先全额赔付各被侵权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各被侵权人的其他物质损失在赔付完精神损害抚慰金后余下的限额内按比例分摊。简言之,物质损失按比例折算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优先全额赔偿。

    二、精神损害抚慰金优先全额赔付的理由

   (一)“优先全额赔付”是由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性质和功能所决定

    如前所述,精神损害抚慰金有别于一般的物质损害,其通常与当事人因侵权行为遭受人身权益损害而息息相关,是对侵害当事人生命权、身体健康权等权益的侵权行为所进行的制裁。受害人的上述权益遭受侵害会给其带来无形的心灵创伤和精神痛苦,这些损害均不能简单进行物质化有形衡量。而精神损害抚慰金正是试图通过给付金钱的方式,让受害人在获得金钱与使用金钱的满足感中削减侵权行为对其带来的精神伤害,即通过有形物质补偿无形伤害。若在同一交通事故中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均要求交强险优先赔付精神损害抚慰金时,仍然将精神损害抚慰金计入一般的物质损害一起在交强险分项限额下按比例折算赔偿,即精神损害抚慰金折算后不能得到全额赔偿,那么势必也会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补偿和抚慰功能大打折扣。

   (二)“优先全额赔付”具有法理基础,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之规定,依照法院判决或者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属于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应当获赔的损失之一,即将精神损害抚慰金纳入交强险分项的法定赔偿范畴。而最高人民法院20081016日所作出的(2008)民一他字第25号复函[3]与最新颁布的道交解释第十六条第二款均明确规定了被侵权人在物质损害与精神损害之间具有优先获赔选择权,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优先赔付得到了合法支持。而最高人民法院于2001310日出台的《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一款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数额应当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来确定。因此人民法院在核算当事人应当获得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时已经对上述诸如侵权情节和过错程度等因素进行了综合考量,对于当事人起诉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金额要求过高的,势必根据上述规定进行一定的调整(例如本案中王某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被调整为2000元,刘某死亡产生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调整为10000元),可以认为人民法院最后核算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已经根据侵权情节和各方责任进行了“打折”处理,因此,对于各方被侵权人起诉要求赔偿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应再与其他物质损害一起计入交强险死亡伤残分项限额中进行按比例折算(即“二次打折”),而应在交强险分项限额内各自优先全额获赔。

   (三)“优先全额赔付”符合交强险的设立目的,有利于最大限度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均机动车持有数量飞速上涨,其带来的负面影响之一即是交通事故发生率居高不下。由于肇事方财力有限,导致大多数受害人因不能及时获得赔偿而陷入生活困境,给社会造成了极不安定的因素,影响了社会的和谐稳定。而交强险具有社会保险的公益性质,其设立的目的是为了整合社会力量来弥补交通事故中受害人的损失,尽量使他们恢复到事故前的生活状态[4]。首先,在交强险条款中规定的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项下除了包含精神损害抚慰金还有诸如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其他物质损失项目,而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等项目因为其计算方式的缘故通常核定的赔偿数额较高,容易使当事人的物质损失超出交强险该分项赔偿限额(例如本案中刘某死亡所产生的损失共计437565元,已远远超过了该分项赔偿限额)。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合同通常设定了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免赔条款,如果精神损害抚慰金不能在交强险分项限额中得到优先全额赔付,则其无法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中获赔,势必导致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能得到充分维护,不仅会使受害人因肇事者经济能力不足无法得到及时经济赔偿,还会使投保人投保交强险以降低行车风险的目的不能得到充分实现。其次,“优先全额赔付”并未加重保险公司的赔付义务,因为精神损害抚慰金本来就是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的法定赔偿项目,不论保险公司是否愿意,只要当事人选择则其应当无条件赔偿;且交强险死亡伤残项目设定有赔偿限额,不可能超额赔付;请求权人如果选择优先全额赔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对物质损害赔偿不足的部分由商业第三者责任险或侵权人赔偿,并不超出各保险人的预期[5]

    有人认为,如果同一交通事故中的被侵权人非常多,且均受伤严重(伤残或死亡)达到了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程度,如果其均要求在交强险内优先全额赔付,那么有可能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用来赔付各被侵权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都不够,更不用提物质损害;且当事人各自核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不一,容易使人产生分配不公的质疑。笔者认为,如前所述,当事人行使优先赔付选择权是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的,并不受损失是否超过分项赔偿限额的限制;人民法院在核算精神损害抚慰金时已经综合考量了多种因素,各被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受伤害程度等并不完全相同,因此其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也应体现出相应的差距(例如本案中王某的2000元与刘某死亡所产生的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这非但不违反公平原则,反而是衡平各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需要。

(大足区法院 邓磊)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